<pre id="l5pp5"><cite id="l5pp5"></cite></pre>

          <p id="l5pp5"><mark id="l5pp5"></mark></p>

            <pre id="l5pp5"><del id="l5pp5"><thead id="l5pp5"></thead></del></pre>
              <pre id="l5pp5"></pre>

              聯系電話:0311-86048856

              當前頁:首頁 > 展覽資訊

              微評十三藝 | 曠世蝶戀的高光呈現——雜技劇《化·蝶》觀后

              發布時間:2022-09-15

               

              “中國雜技劇的創作,由過去單純的雜技技巧展示轉變成走向情節、矛盾、角色、故事、戲劇化的創作,強調技與藝的完美結合,用雜技本體藝術語言進行敘事的全新表演樣式?!钡谑龑弥袊囆g節上,藝術指導寧根福的這一理念在《化·蝶》展演中得到全新闡釋,重啟了觀眾對經典愛情故事的文化認知,填補了以當代雜技劇致敬“梁?!钡目瞻?,并傳達了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詩意特質。



              雜技劇《化·蝶》劇照 廣州市雜技藝術劇院


              一、蝶變過程中的情感溫度


              優秀的文藝作品,不僅要講好故事,更要實現共情?!肮睬槭且环N含蓄而強烈、內斂而堅定的力量,是優秀文藝作品追求的高級境界?!?/span>


              《梁山伯與祝英臺》是中國古代民間四大愛情故事之一,被譽為愛情的千古絕唱。時至今日,它依然鐫刻在中國人的骨子里,凝聚時光無法消散的情感氣質與人性光輝。廣州市雜技藝術劇院以挖掘和探索的精神,用雜技劇的形式演繹這個中華民族共同記憶的悲劇故事,可謂是雜技劇在發展進程中對人文意蘊的自覺追求。


              雜技劇《化·蝶》精選“梁?!钡闹攸c篇章內容,準確把握梁山伯、祝英臺、馬文才等文本角色定位,用藝術之手對經典愛情故事做了一次有益的開拓與創新,生動展示了蝶變過程中的情感溫度與人性光彩。


              梁祝的人物角色成長,依次在“閨念”“共讀”“情生”“親變”“情別”“抗婚”“夢聚”“殉情”等場景的轉換中循序漸進地完成。劇中細致地放大了他們的心路變化歷程,活潑、爛漫、叛逆、堅貞的祝英臺,懵懂、實誠、悲憤、專情的梁山伯,在層層遞進的敘事中兩人的個性脫穎而出,帶給觀眾凄美而永恒的共情體驗。


              劇中還成功塑造了媒婆、祝父祝母、馬文才的人物形象,將他們的巧言令色、貪婪好財、趾高氣揚與男女主角的純真美好形成了鮮明對比,媒婆提親、文才搶親等矛盾沖突場景也成為該劇很“有戲”的部分。


              更有意味的是,該劇尾聲獨一無二地加入了《化·蝶》書籍翻閱的場景,道出了“生死相隨,皆緣和你永遠徘徊纏綿;曠世蝶戀,只為在你肩頭片刻停留”,昭示了凄美的愛情故事背后更需要破繭化蝶的勇氣和追求自由美好的決心,這一旨歸使得經典愛情故事與人們的情感記憶互相映照,作品更具有較強的時代特征和現實意義。


              總之,在劇情的鋪展中,種種情感跌宕而來,磨難中蘊含著真摯與情義,絕境中散發著堅強與勇氣,悲痛與喜悅,現實與浪漫,此生與永恒,既揭示了維系情感的核心與本質,也體現了時代的厚重感與生命個體的質感。堅貞、勇氣、自由、向往成為劇中主角的最終選擇,是最可貴的精神亮色,更是這部雜技劇的靈魂與價值所在。


              二、靈動延展的情節設置


              該劇運用縱向和橫向雙重表達方式,將梁山伯和祝英臺的經典愛情作為敘事基線,同時又將蝴蝶破繭化蝶的自然過程與梁祝生死愛戀的過程結合在一起,展示了生命從孕育、孵化、抗爭到破繭而出、自由飛翔、幻化美好的歷程。


              縱向上,開篇增加了“破繭成蝶”情節,既為愛情的生發尋找到原點,又暗含了蝴蝶“由繭化蝶、由蝶生繭”循環往復的一生,梁?!皬牡鴣?、化蝶歸去”尋覓兜轉的人生;尾聲“蝶戀”增加了書籍翻閱的情節,暗示了梁祝故事的千古流傳。


              橫向上,“夢聚”中梁山伯思念成疾,富有靈氣的紗巾指引兩人夢中相聚,難舍難分;“幻境”中天地光影之間,蝴蝶翩翩相依相伴。實景與虛境、現實與夢幻交匯相融,充分展示了莊周夢蝶、物我兩忘的境界。


              可以說,這些靈動延展的情節設置是人物內心情感得到詩意表達又一方式,時空的巧妙轉換構成了舞臺的“造境”,既蘊含著深刻的哲理思想,又為雜技的呈現拓展了表現空間。


              三、承載意蘊的多元形式


              舞臺藝術要講究“賦形”?!八^賦形就是給形式以靈魂,在舞臺上通過各種手段發掘與創造出富有含義的形象、形式與意象,”最終使舞臺整體成為“有意味的形式”。


              《化·蝶》以空竹、綢吊、吊環、頂缸、蹬傘、抖杠、集體扇舞、毛筆手技、滑稽鉆箱、踩鋼絲、肩上芭蕾等30多種雜技絕活為核心,并融合了舞蹈、戲曲等多元形式進行演繹,承載了豐富精神意蘊,巧妙地傳達了詩意、空靈而浪漫的特質。


              該劇從把握作品的整體氣質入手,將雜技的奇美要義和戲劇的典雅氣韻運用其中,在舞臺整體的“形”上賦予了非同一般的“詩意”。如“情生”一場,運用雙人抖空竹的流動旋轉暗示秋波涌起、情愫暗生,運用人物“內心外化”的水袖來強化書院初見、一眼萬年;“情別”一場中用高空吊環展示兩人的依依惜別;用蹬傘暗示有情人被迫分散。尤其“化蝶”一場,以獨有的“肩上芭蕾”“頭頂芭蕾”具象化地表現化蝶雙飛、為愛重生,漸次推動全劇達到高潮,升華了以靈魂的永恒超越生命短暫的主題。


              詩意特質還體現在以“群”的構思為表現手段去參與舞臺意象的塑造。如,群體扇舞、毛筆手技表現了古代書生儒雅風流;群舞轉碟,則象征著“梁?!本耖_枝散葉、永世流傳。值得一提的是,“情生”一場處理類似組合鏡頭,梁山伯與祝英臺于舞臺的一側共讀玩耍,兩只“蝴蝶”如梁祝的心境般在另一側抖動空竹上下翻飛,具有“以物喻人”氣韻連貫的意味?!坝H變”一場中,媒婆、祝父祝母、求婚者等群體人物登場,以顯明的踩高蹺來暗示封建等級觀念森嚴,以具象的鉆圈來說明鉆進金錢眼里的貪婪,以繚亂的拋飛盤、球技來說明珠寶數不勝數,以魔術來表現金錢的魔力無邊??梢哉f,劇中雜技技巧的運用都緊緊扣住了人物內心的復雜變化,所有的演繹都在為舞臺進行詩意的賦形而積淀要素。


              《化·蝶》中可圈可點的還在于簡潔的舞美設計。涼亭、小橋、石階、竹蘭、毛筆、扇面、雨傘、線圓……營造出詩意典雅、夢幻縹緲的舞臺空間,既顯示了“梁?!碑a生的地域環境特點,也反映了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詩意浪漫特質。


              “新世紀是中國雜技發展的‘劇時代’”。從2004年廣州軍區戰士雜技團首開先河創編了中國首部雜技劇《天鵝湖》,到今日廣州市雜技藝術劇院高光呈現曠世之戀《化·蝶》,我們看到了藝術指導寧根福、主演吳正丹、魏葆華等一批雜技人對探索身體極限的追求、對雜技劇傳承經典的篤定以及海納百川跨界融合的實踐。寧老已仙去,但“優秀的作品往往比它的作者活得更長久”,經典不滅,《化·蝶》永流傳。



              河北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