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l5pp5"><cite id="l5pp5"></cite></pre>

          <p id="l5pp5"><mark id="l5pp5"></mark></p>

            <pre id="l5pp5"><del id="l5pp5"><thead id="l5pp5"></thead></del></pre>
              <pre id="l5pp5"></pre>

              聯系電話:0311-86048856

              當前頁:首頁 > 畫說雄安

              張浩:我與一枝一葉的情意

              發布時間:2022-08-24

               


              作者簡介

              張浩,筆名:泥鰍張,安新縣趙北口村人,中學高級教師,九三學社社員,文化部現代工筆畫院第三屆高研班畫家,河北省作家協會會員,河北省美術家協會會員,河北省攝影家協會會員,河北省音樂家協會古琴專業委員會理事,保定市作家協會會員。多年來筆耕不輟,創建耕墨畫苑“三張畫室”致力于鄉土繪畫與鄉土文化研究,現供職于安新縣教育局。


              代表作品


              詩畫集《泥鰍也是魚》(作家出版社2007/5)

              連環畫《烽火雁翎隊》(中國文化出版社2010/6)

              白洋淀民俗畫集《水淀留痕》(學苑出版社2015/1)

              植物畫集《中國珍稀瀕危植物繪譜》(學苑出版社2018/8)

              連環畫《雄安鄉愁記憶》(河北教育出版社2019/11)

              民俗繪本《白洋淀風俗百圖》(學苑出版社2021/8)


              家鄉的植物是我最親密的伙伴


              一方水土養育一方生命,獨特的地理環境與自然條件孕育大大小小的植物,花草樹木高低錯落井然有序,它們和諧生存,榮辱與共,共享大自然的陰晴雨露,迎接風雪雷電。這些生態各異的生命,有的成為我們人類賴以生存的食物,有的可以藥用、治病療傷,有的天生麗質、供人觀賞……


              我從小生活在白洋淀,蘆葦蕩仿佛埋藏著無盡的寶藏。


              方圓百里的淀區水土沃美,植物資源十分豐富,白洋淀的植物分挺水植物、浮葉植物、沉水植物、漂水植物和濕生植物五大類,此外還有北方常見的楊、柳、榆、槐等本土樹木。其中僅水生植物、浮游植物就多達406種,在保持生態平衡方面發揮著極其重要的作用。水是生命的搖籃,各種水草是鴨、鵝的飼料,魚類的食料,白花菜、水苲菜還是水鄉人家餐桌上的美食。




              大自然對這一方水土的恩賜,吃的、喝的、玩的,應有盡有,植物的根、莖、葉、花、果伴隨了我的整個童年時光。苘麻鵝黃色的小花是田間的風景,它的籽兒很甜是孩子們最喜歡的野味兒;葉子寬大柔軟,可以包東西,小孩子們常把它當手紙使用;它的莖稈外皮剝開是柔韌的植物纖維,把一端編成辮子,另一端保留一段莖稈,就做成了抽尜尜的鞭子。除了苘麻,還有可以吃的小野茄子,學名龍葵,甜甜的味道讓我至今難忘。從河邊刨出來好吃的慈姑蛋,埋在泥土中,上面架上柴草燒,不一會兒清香的慈姑味兒就彌漫開來。葦地里的益母草則是藥材,曬干可以換錢貼補家用。


              爬樹擼榆錢、摘槐花兒、做彈弓、編葦子槍、挖地梨兒、采葦蘑菇、打益母草是我們這一代人美好的回憶。吃的、用的、玩的,處處都離不開身邊的花草樹木,童年記憶中充滿了野趣與詩情,成為了我日后取之不盡的創作源泉。



              家鄉的植物成了我最最親密的伙伴,哪些能吃、哪些能用、哪些能夠制作玩具,從小就了然于心。植物的名字大多是老人們口口相傳下來的土名,只有本地人知道,還有更多的植物任誰也叫不上名,但隨著網絡時代查閱資料的便捷,人們對它們的了解也越來越多。每逢假日或周末到淀邊寫生,是我多年養成的習慣,寫生的對象也大多是這些熟悉的“老朋友”。


              找尋古人師法自然的匠心


              中國式的審美形成于傳統農耕時代的生活方式,古人崇尚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歲月靜好的田園牧歌式生活,文人墨客有大把時間親近自然。從傳世的詩文字畫中可以領略古人的匠心獨具之處,從中國畫中獨特的構圖方式,到線條、筆墨的情感化,歷代畫家用中國畫獨特的繪畫語言形成了各自的特色,極大地豐富了中國傳統繪畫語言所蘊含的空間,可以說古人善于發現生活之美、自然之美。


              這其中,宋代繪畫中的自然之美尤為極致。


              《池塘晚秋圖》《柳鴨蘆雁圖》《紅蓼白鵝圖》……以宋徽宗為代表的宋代畫家特別注重對植物生長情狀以及花、果的細節觀察,并為此養花護花。宋畫《紅蓼水禽圖》中,濕生植物紅蓼的膨大莖節、托葉鞘、互生葉、卵形葉、有花穗等等細節被描繪得惟妙惟肖,令人嘆服,可以看出古人師法自然的匠心精神。作者用俯視角度表現荷花花苞初放極美狀態的《出水芙蓉圖》,更是用筆纖細,設色柔美,淺粉色的花瓣在碧綠荷葉的襯托下顯得格外艷麗,描繪出荷花的雍容外貌和出淤泥而不染的氣質。



              “精微與靜氣”始終是宋代繪畫的主導精神,宋人在畫面的細節、精微之處用功至深。如芽孢的處理、葉尖的提染、局部的勾勒、瀝粉點蕊等等,足以讓人耐心品讀。宋畫顏色沉穩厚重,色彩雅致,形成中國畫傳統的古典之美。通過臨摹研讀宋畫中的植物,我逐漸感悟到中國畫工筆的魅力之處,力求表現那種安謐寧靜的自然境界。



              我的植物畫作品受益于宋畫,受益于寫生。


              在寫生一種植物時,總會選取它最美的狀態,花好看就側重表現花,葉好看就側重表現葉,果實好看就突出它的果實。在同一幅畫中,每片葉子絕不雷同,一定要有正、反、側的不同角度,老、壯、嫩的不同狀態,枝干的穿插力求繁而不亂、簡而不呆。在形似的基礎上力求表現植物的生命狀態和最美姿態,每一筆線條都追求形式和節奏上的美感,將人與植物間的動人情思真摯地落于紙上。







              找尋融入自然的生命狀態


              2015年1月,我的畫集《水淀留痕》由學苑出版社出版發行,這也是我“故園畫憶”系列作品的一個階段性成果,編輯老師來白洋淀時偶然發現了我的寫生作品并帶去給了北京師范大學生命科學院植物學專家劉全儒教授。劉教授看了這些寫生非常高興,他說植物畫就是要畫出植物的靈動,不能把鮮活的植物畫成“植物尸體”。原來學苑出版社當時正在醞釀“中國珍稀瀕危植物繪譜”的選題,也正在物色合適的繪畫作者,我按照劉教授的指導試畫了幾幅瀕危植物的樣張。







              瀕危植物種群小且分散,常人難以得見,除了老師們提供的圖片、標本資料之外,還需要做大量的畫外之功,因此我成了植物園的???。作為一部植物繪譜,必須是以科學性為基礎的藝術繪制,植物畫前輩曾孝濂先生曾說:“植物科學化就像植物的‘身份證’,它是美術跟科學之間比較小的一個分支。它以繪畫這一手法展現植物物種,甚至比文字描述更加精確。果實是頂生還是側生,葉尖是急尖、漸尖、微尖、鈍尖,都必須準確,差一點都可能涉及到植物不同屬不同科的特征”,作為植物分類學專家的劉全儒教授,對此尤為嚴格。


              這些無門無派、帶著泥土氣息的植物寫生,打動了幾位擔綱《繪譜》學術指導的植物學專家,我的作品得到植物分類學家劉全儒教授的好評,他們看重了我的專注與用心。



              一切絕不是簡單的照片描摹,一幅畫需要參閱大量的資料、圖片、標本,反復推敲,這期間科學性使我作畫的態度變得更嚴謹,藝術性則推動我發現植物最美的狀態,加上中國畫獨特的構圖形式,工筆手法精致的細微刻畫,從植物分類特征到生境的表現,一幅幅近乎完美的作品正如十月懷胎孕育打磨,呈現出的最終畫面效果即是生長著的植物肖像。


              我的心慢慢地沉下來,沉到可以聞到泥土的氣息,仿佛自己也成為一株植物,和它們一起享受陽光,悄悄地成長……


              回歸自然與本真的心態


              在植物畫的創作中,我深深地體會到“像是起碼的要求,難的是表現生命”。2019年4月22日世界地球日,我的瀕危植物畫作品首卷《中國珍稀瀕危植物繪譜》蕨類植物、裸子植物卷由學苑出版社推出,收獲了眾多科普愛好者們的關注與贊譽,成為適合植物科普愛好者、研究者的閱讀文獻。




              曾孝濂先生說:“植物的生命狀態或柔軟或堅韌,這些都源于它們面對自然的從容。每一朵花怎么開,它是有道理的,你要用眼睛去觀察,用心靈去體會,然后真正畫出來?!边@也是作者的一種責任與使命,植物畫就是要反映自然、謳歌生命,喚起人們對自然的認同感和親切感,傳遞給觀者一種處世的態度——科學的嚴謹真實、生命的從容淡定。



              我向往植物的生命狀態,向下扎根泥土汲取養分,向上拔節伸展樂享陽光,堅韌不怠、自強不息。正如白洋淀的蘆葦,渾身是寶:根可入藥、莖可編蓆、葉可包粽子,成片的蘆葦調節生態、美化環境。學習蘆葦的品質,多做對社會有益的事情,實現自身價值,端正自己的生活態度,把日子過得詩情畫意。


              “一枝一葉總關情”,是小情,也是大愛。愛在草木之間,感悟自然之美,發現美、傳遞美、感受美,以美的心態做人做事,以美的角度珍愛生命,保護生態。


              河北画报